治療肺癌末期

 

        癌迄今仍穩居國人癌症死亡率的前一, 二名, 可是如果你不曾親眼目睹, 也許你不會相信, 肺癌轉移到肝臟的病灶可以消失, 被腫瘤吃掉的骨頭可以再生, 造成呼吸困難的惡性肋膜積水可以消失, 這是台中澄清醫院平等院區內科部許人文主任積極治療肺癌病人, 努力的成果. 許人文主任在過去的兩年半內, 曾經醫治過200多位的肺癌病患, 根據許人文主任統計近五個月, 利用各種最新的抗肺癌藥物不同的組合, 治療不同部位的轉移. 令人驚訝的是, 17位病人中, 第一線用藥有效的, 居然高達12, 達到百分之七十, 這是過去所不曾發生過的高比率; 而以前第一線用藥失敗的10位病人裡, 再採用第二線用藥有效的, 仍有3, 反應穩定的有2, 比國外治療的成績還好.

        有兩位年紀五十多歲與六十多歲的女性和男性病患, 分別住在高雄市與台中縣, 他們來到澄清醫院就醫時, 除了肺部長了5公分與3公分大的腫瘤外, 肝臟皆遭受到癌細胞的轉移, 在電腦斷層掃瞄影像上, 可以很清楚的看到肝臟裡面, 有許多顆轉移性的病灶, 其中最大的有56公分大, 比較嚴重的這位男性病患, 他的肝臟幾乎有一半的體積, 全被腫瘤所佔據; 而這位女性病患的腹腔主動脈旁邊, 也佈滿了癌細胞轉移的淋巴腺腫大, 他們原本都被認定已病入膏肓, 不過在許人文主任的醫治之下, 所有的腫瘤, 包括: 肺部, 肝臟, 腹部淋巴腺腫大都已逐漸消失, 胃口不但變好, 體重增加, 體力與氣色也逐漸恢復.  另一位五十多歲的女性病患, 接受醫治時, 除了肺癌細胞已經轉移到其餘的肺葉外, 核子醫學全身骨頭掃瞄也顯示, 身體的骨頭有多發性的轉移, 她的胸部X, 到處充滿了密密麻麻的癌細胞白點, 鎖骨也因此而斷裂, 癌症對骨頭的侵蝕, 使她疼痛難耐, 無法入眠, 止痛藥的使用療效, 僅只短暫且也有它的極限, 但是在幾個緊湊療程治療下, 肺部的腫瘤白點, 已逐漸淡化縮小, 鎖骨也再度癒合, 骨頭不再酸痛, 輕鬆許多. 

        肺癌的病人在末期, 時常會有其他器官的轉移, 例如: 肝臟, 骨骼, 肋膜, 甚至腦部侵犯等等. 這時假若沒有積極的治療, 平均的存活率頂多只剩下六個月左右. 因此病人往往非常消極沮喪, 與自暴自棄; 有些醫師也不再進一步治療, 甚至建議轉安寧病房. 可是如今一切都改觀了, 在許人文主任的治療下, 骨頭轉移的劇痛, 可以撫平; 呼吸困難的窘迫, 獲得舒緩,  肝臟轉移的病灶可以消退, 生命不但延長, 生活品質也獲得改善.

        近兩年來, 健保局已經陸續核准對抗肺癌的各種新藥, 例如健擇” “滅癌平” “太平洋紫杉醇為第一線的抗肺癌用藥, “歐洲紫杉醇為第二線的抗肺癌用藥, 不過由於有些抗肺癌用藥核准使用的時間尚短, 大部分的醫師對抗肺癌藥物的選擇, 依然停留在最早所被核准的藥物, 及自己最熟悉的固定用藥; 許人文主任認為肺癌的治療, 不能只有刻板的單一兩種處方, 或選擇固定模式, 除了考慮不同的病理組織型態外, 一定要將每位病患當做不同的個體, 來討論與規劃治療模式, 才能獲得最好的成效, 何況有些病患病情相當嚴重, 體能狀況不甚理想, 實在沒有多餘的時間, 把寶貴的生命, 一再的浪費在試驗新藥, 這是蠻可惜的.

        假若有一天你的親人不幸得了肺癌末期, 合併其他器官轉移, 你會選擇那種抗肺癌用藥呢? 這是大多數醫師目前最困擾的, 因為沒有固定的處方模式, 萬一沒有效呢? 或是一開始有效, 後來癌細胞產生抗藥性, 便需要選擇第二線用藥. 許人文主任累積了多年使用新藥的經驗, 目前大多數的病例, 都獲得最佳的治療.

澄清醫院平等院區內科主任  許人文醫師